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网站公告
网站公告 主页 > 网站公告 >
关于孤儿魏英申请医疗救助的报告
2011-11-27 16:52

 

关于孤儿魏英申请医疗救助的报告

 

 

  我叫魏英,又名魏利英,是孤儿,女,现年20岁,初中文化,家住我县桃岚化工园区魏圩社区四组。前年初三上了一学期,因家中困难辍学在家,目前因病在家继续治疗休息。

  在我还是婴儿岁月中,被亲生父母遗弃,被当年50岁养父魏本纯抱养,养父光棍一人一把尿一把屎把我喂养长大。家中贫寒多年来我和养父孤苦呤叮、相依为命。近十年来父亲体弱多病渐渐失去劳动能力,生活艰难。原来我家低矮破漏小草屋,六年前,政府给我家危房改造救济款,才盖了三间瓦屋,至今两个窗户上连一块玻璃都没有。村委会和镇政府知道我家生活困难2005年开始到现在给我家发了最低生活保证资金,使我们在生活上有了依靠,在我幼小心灵中感到党和政府的温暖。

  可是,去年父亲病情逐渐加重多了,老咳嗽,喘,肺气肿,带状治疗后遗症,秋冬季节70多岁,整天就医看病,不幸在去年11月份住院 医治无效。撒手西去,使我失去了唯一的亲人,我,我变成了一个泪儿,一个孤儿。在本房家族亲邻操办下,在桃岚化工园区领导的支持下,给我二千元的安葬费,把他老人家安葬了。在安葬父亲后的当天下午,忙事大执魏为军老帮住下,因为今后生活上一个女孩不能自理,问我“今后如何打算,跟谁生活”我表示愿到魏本芝大爷家生活将来跟他家的三哥到县上班,大执魏本军老了解到魏本芝家,全家都可怜这个孩子,表示愿意收养。就这样两天后,我就到他们家生活居住到现在,一年来,大爷大娘待我很好,三个哥嫂待我更没说的,哥嫂的孩子们多年来一直和我玩得很好。我和他们是近邻,可不是一个生产队;虽然本家都姓魏,但是不一房份。 没有血缘关系。

  去年12月份经三哥魏军介绍,到睢宁酒厂打工学徒。近一两年来我 腰部不舒服,今春天在县康复医院就诊,也未查出什么病,用药缓解些腰痛,间断地上班到收麦季节。我有个亲姑姑在北京打工,家住在龙集收麦来家到我处  。看到我在大爷大娘家生活不错也就放心了,临走时说麦后是否愿到北京打工见见世面,收麦后我出于好奇心辞去县酒厂徒工工作,随姑姑去北京打工了。可是,到北京姑姑处,介绍到北京一家电子管厂学徒半个月,因腰胀痛, 姑姑带我去到北京301大医院就诊,最后确诊为腰椎结核半腰脊椎巨形肿胀。医师对姑姑说:“需及时住院手术治疗,若一个月后不手术。肿胀溃破生命危险”。之后姑姑和我迅速回睢宁老家来,我到新家大爷大娘全家知道后,大哥三哥都奔波 筹资金,使我 重返北京301医院(人民解放军总医院)住院治疗。住院46天做了微创手术,每天排脓,最多一天排脓500毫升,我背部腰处上下三根管子,每天治疗 药费达三万三千之多。医生在我出院嘱咐我“回家三四个月继续治疗,注入药水每天,每日排脓换药,最好返回我院复查一次,到痊愈为止。最后进行第二次手术,下四节椎体永久性钢板,做矫正手术,手术费每节腰椎两万元,四节共八万元”。

  我从北京来家三个月之多了,大爷大娘不让我做活,坐床休息,大哥礼普是村医生经常替我换药注药水。现在好多了,本月四日他带我到徐州四院复查,花去800元做了磁共振,电摄等检查,目前腰大肌还存少量脓液,仍需继续治疗,因我县注入药卖不到,从北京带回药品不够用,从前往徐州二院购药三四次。

  综上所述,我得了这个怪病,背了许多债,第一次手术,今后好了第二次手术,我这个苦孩子更是不敢想,还需大量资金,我大爷他老小全家整天为我奔波去工业园区,到我县电视台,本月十二日下午 电视台同志专车来我处访问了我,我看到了光明我有希望!最后我在这里向已经帮助和正在帮助的村委会,桃岚化工园区,县民政局,红十字会,县卫生系统领导、叔叔阿姨同志们郑重说声:“谢谢”!!!并向以下单位或个人表示致敬:县电视台,县妇联,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,慈善家,企业家,社会各界爱心人士。

 

 

 

联系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睢宁县桃岚化工园区,魏圩社区,四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孤儿:魏英

      魏本芝

手机:136151290452011年 11月  25日

电话:0516-88290309

地址:睢宁县桃岚化工园区,魏圩社区  五组

首页     |     关于我们     |      新闻中心     |      联系我们
设计制作:兴华利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  苏ICP备1020145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