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新闻资讯
媒体报道
家庭动态
新闻资讯 主页 > 新闻资讯 >
离别前夕 那般无奈
2015-07-20 00:02
     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早上,细雨纷纷,我在回家的路上。
     昨天晚上——离别前夕,我 有太多的不舍,不知道是因为感动而忘了离别,还是因为早已明白离别的意义并不代表舍弃。昨天晚上的Farewell Party ——给孩子们举办的集体生日,我想说不会忘记。虽然我被杨胜良坑的参加的有点晚,错过了一些感动和惊喜,但这并不影响和孩子们相聚的欢乐。抢吃蛋糕的“互不相让”;你追我赶的蛋糕涂抹;站吃晚饭的争先恐后,非正式的“地铺会议”;和刘爸、孩子以及我们所有志愿者男女同屋的的一夜长眠;和扬大商院学长学姐的交流学习;今夜无眠的欢声笑语……
昨天晚上——离别前夕,短短的几个小时,发生了太多太多无法忘记的欢笑。其实我想说,这几天我并没有意料之中的欢笑,因为感觉这个团队和我报名的初衷有些不符。但是 队长的完美组织,队员之间的集体精神,大家亲人般的毫无拘束…… 我不得不去珍藏,我不得不去回忆感动。
昨天晚上,婷婷向我要我身上的衣服,我听了更多的是惊讶。我以为不会有人留恋我,然而孩子们才是最好的答案。在衣服上签字时,我把我的这句话送给了她——不要问我现在做的事情有什么意义,有些事总需要有人去做。或许婷婷根本不理解这句话的内涵,但我看懂了她的内心。今天早上见到婷婷的第一面,她就特别的不高兴,后来她哭了,我们坐车的时候,她并没有来送我们。都说她喜欢哭,不如谁谁懂事,然而我却喜欢她的哭。
       白岩松称刘爸爸是“托起太阳的人”。
      导演韩志称刘爸爸“翅膀下的风”,并以刘爸为素材拍摄了电影《翅膀下的风》。
牛群采访刘爸爸时说“不要说一个人收养35个孤儿,哪怕35个人收养一个孩子,我们社会就没有孤儿”,刘爸却做到的前者。
而刘爸却说,“是孩子身上一种特殊的力量一直支撑我走到现在,走到更远”,“帮助他们是我一生的抉择”“世上有太多的天灾人祸,只要我们去伸伸手,他们的命运或许就会改变”。一个农民,提出“助教兴国”的口号,这是刘爸的梦,这应该是我们的梦。
昨天晚上,一夜长谈,刘爸在讲中国梦,在讲自己的梦,在讲孩子们的梦。刘爸问孩子们我们宏慈之家的梦是什么,孩子们无从回答。这个问题,它的答案。我上次来的时候明明听过。可是,半年时间,我忘记了。我不敢出声,我很惭愧。“永远做孤贫翅膀下的风”,这是刘爸的梦,这是宏慈之家的梦,这是刘爸期待所有人的梦。
昨天晚上,因为感动,所以激动。因为激动,所以有些冲动。在刘爸面前我问大家,大家这次来这里最初的目的是什么?沉默些许,无人回答。
昨天晚上,在街上时我问刘爸真正需要的是什么?刘爸说我真正需要的你们提供不了,如果比较物质上说,孩子们需要学习文具,生活用品。我继续沉默,刘爸说我们需要义工。我感觉到刘爸需要的应该是同行者,应该是接班人。还是想说,称赞太多,效仿没有。当时突然想到中午帮刘爸整理好心人捐赠的衣物时,我们发现捐来的衣物一箱一箱的很多很多,但能穿的衣物实在太少,我感觉我们好多捐赠人纯属是把无用的衣物找个地方安置罢了。我——闫稳 真心呼吁大家 如果我们想去帮助别人,我们应该用心去帮助社会上真正需要帮助的人,而不是一味的让他们被帮助,被捐赠,被志愿,被慈善。。。。。
真的想说好多好多话,但又不知道该写什么,不该写什么。暂时就写到这吧。

      最后的最后留下刘爸的地址吧 徐州市睢宁县岚山孤儿院 刘保宏
 
 
首页     |     关于我们     |      新闻中心     |      联系我们
设计制作:兴华利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  苏ICP备10201456号